head广告
  • 文章阅读

     

    哥哥吸媽媽的奶

     
     

    发布日期: 2018-05-31

     
     

    夏夜,风微凉。

    明达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手里拿着遥控器,大拇指按遍每一颗按键。并不是电视节目太无聊,也不是想虐待手中这根半坏的遥控器,他只是想用转换频道的方式来假装自己在看电视而已。假装看电视?这不就表示他的目光并不是在萤幕上吗?没错,当对面坐着一个大胸脯的女人时,任谁都不会管电视机里在演些什么东西的。

    而坐在对面的人是谁?她谁都不是。她是刚生下一名男婴的妇人,也就是明达34岁的母亲--湘如。

    明达的妈,长相普通,并无特别吸引人之处。照理说,一个不能让男人眼睛为之一亮的女人,恋爱史该是乏善可陈才对。然而,事实却刚好相反,在她的少女时期,身边可是拥有许多的追求者呢。何故?说穿了其实很简单,不过就是她拥有一对36E,走起路来会左摇右晃的大奶子而已。与其娶一个容貌艳丽胸部扁平的女子,不如找一个长得不难看却有傲人胸围的女性来共渡一生,这是明达那从事贸易日进斗金的父亲,最后会选择迎娶湘如的原因。

    言归正传,话说湘如为了翻阅置于桌上的杂志,身子不觉往前倾了一些。不倾还好,这一倾可是让明达头晕目眩,久久无法自己。电视上,“美乃姿”歌手Jolin的歌声,此刻已吸引不了忠实歌迷明达的注意力。也就是说,号称“少男杀手”的她,败给了一道深沟,败给了两颗白皙的半圆球。

    湘如身上穿的橘色紧身T恤,T恤上的V字型领口,领口的中央地带,远看似多了一条黑色的拉炼。然而,身为班上“榜首”的明达毕竟不是白痴,他清楚知道那绝对不是拉炼,而是两颗够大的乳房经过挤压所制造出来的阴影效果。

    ‘如果让我选择死法,我选择被妈的乳房夹死!’这个念头被眼前的“一道春光”震到了明达的脑海中︰‘如果早生几年就好了,这样我就可以认识妈,可以追她,可以……嘿嘿……说不定还能和妈嘿咻嘿咻呢!’

    就在明达胡思乱想心猿意马之际,湘如的眉头皱了起来,脸色因为疼痛而些微扭曲。发现到母亲脸色的异样,明达甩了甩头,甩掉脑中的绮想,连忙问道︰“妈,你怎么了?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要不要去看医生?”湘如把头抬起,看了看明达。不知是想到些什么,她突然脸一红,接着挥了挥手,表示没事。

    看到母亲的脸冒出几滴冷汗,明达再问道︰“真的没事吗?我看我还是载你去看病好了。”语毕,他由沙发上站起身来,掏出放在口袋中的机车钥匙。当明达走到大门口,预备发动机车时,背后传来了母亲断断续续的声音,说道︰“我真的没事。只……只是……只是‘涨奶’而已……”

    明达傻傻地站在大门旁边,原本移动的脚步,因为“涨奶”二字停了下来。其实他不是不晓得什么叫涨奶,他停下脚步的原因,乃是为了由母亲口中吐出的这个“奶”字。如果不是相当难受,他知道平时重视形象的母亲,是绝对不会让此字由口中脱出的。就在他想到方法解决母亲问题的时候,心里却有股声音要求他“装傻”。既然第六感要他装傻,明达当然从善如流,他知道人类的第六感,十之八九是不会出错的。

    人如果懂得装傻,不但能少惹些麻烦,有时还会带来一些意外的收获。

    明达走到母亲的身旁,问道︰“妈,涨奶不是很难受吗?弟弟又被老爸带到医院健康检查了,怎么办?”装傻也不能太过份,如果身为资优生的他,问母亲何谓涨奶的话,那接下来的故事也就很难发展下去了。(不过笔者认为,台湾的教育确教出了一堆白痴。看看政坛乱象,即可得知。)

    “如果……如果有人帮我把乳汁吸出来,那就好了……”湘如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害羞的低下了头,她害怕接触到明达的目光。

    即使心痒难耐,明达仍装做一脸老实的问道︰“有人?妈,你是说我吗?”

    湘如“噗滋”一声笑了出来,说道︰“难到你不是人吗?问这什么傻问题?真不晓得你是怎么保送上高中的?”

    明达答道︰“甄试又没有考这个!”又说︰“妈,真的可以吗?”

    不疑有他,湘如以行动做了回答,她把上衣和胸罩拉到距离乳头上缘几公分的位置。当那两颗白皙浑圆的乳房脱离衣物的束缚,进入明达的视线时,明达的老二马上有了反应。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︰‘有人说思想是世界上最快的速度,不过我倒觉得勃起的速度,要比什么鸟思想快上许多!’

    明达蹲下身子,看着母亲生产过后、色泽由浅变深的乳头。在得到母亲的许可之后,明达微微张开了双唇,将右边的奶头一口含入嘴中。用眼角的余光偷瞄了湘如一下,他发现母亲的脸色红润异常,有如一朵盛开的玫瑰。当温暖微酸的乳汁源源不绝的流入口中时,明达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他那不满周岁的老弟一声︰“臭小孩!能吸吮这么一双美乳,真是便宜你了!另外,你害妈的乳房变得有些下垂,这笔帐看我怎么跟你算。”

    人就是这么一种不知感恩的动物,明达没有想到一点,今天若不是托他老弟的福,母亲又怎会轻易把奶子露了出来让他吸吮呢?

    在喝奶的同时,明达大起胆子,在另外一边裸露的乳房上偷摸几把。湘如先是被吓了一跳,由于她没有想到平时乖巧的儿子,此时早是一个精力旺盛的青年了。因此她告诉自己,明达的动作,不过是不小心而已,实在不须要大惊小怪。

    不知过了多久,湘如被自己的生理反应吓了一大跳。看着儿子含着自己乳头的模样,她察觉到蜜穴开始分泌出些许的淫水︰‘怎么会这这样?我怎么这么淫荡?他是我儿子,我怎能有反应呢?’

    其实,有反应并不是湘如的错。打从她怀孕的第三个月起,直到目前为止,她已是将近一年未尝过鱼水之欢了。她的老公已怀孕期间不宜做爱为由,坚持不肯与她行房。想到这里,湘如不禁暗骂一声︰“哼,死鬼!竟然用这种借口,光明正大到外面玩女人。”

    这一边,当明达发现母亲并未阻止他的偷摸行动时,他开始用舌尖轻碰著母亲的乳头,不时还用牙齿咬它那么一下。然而,就在他享受这种随时被母亲喝斥的刺激时,他发现母亲的手,不知何时已按到了他的后脑勺上。

    就在母亲发出一阵一阵的闷哼声时,他不得不开始怀疑母亲的表现了︰‘难道妈……对了!从妈怀孕开始,老爸上酒家的次数就愈来愈多,也许……’一想到母亲也有她生理上的需求,再看看母亲对他动作的反应,明达的手已进入了湘如的裙子之中,此刻正放在她的大腿上不停的抚摸︰‘再两寸,再一寸,再前进一点点,我就能摸到母亲的肉穴了。’

    就在明达摸到几根湘如外露的阴毛时,门外传来了一阵刹车声。

    “好了!你爸回来了。”湘如推开明达,站起身子,连忙将上衣与胸罩穿回正确的位置上。下腹部似被硬物碰撞,湘如低下头,看见明达裤裆上搭起了一个特大号的帐棚。玫瑰花瓣上加几滴血,就是湘如与明达四目相交时,湘如脸庞的颜色。

    沉默是尴尬的助燃物,为了装做没事的样子,湘如故做镇定道︰“回你的房间,别让你爸看见你嘴角上的……乳汁……”

    走在上楼的阶梯上,明达不甘愿的心情,在听到父母的对话后却有了转变︰“从明天起,我要到美国洽商,一个礼拜后才会回来……”接下来的话,明达没有听到。不过那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知道--今天未能完成的事,明天也许就能达成。

    的确,只要有明天,人就还拥有无限的可能和机会……

    日正当中,强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明达身上。“干!阳光怎会这么强!”骂了一句,明达转而起身进入浴室做日常的盥洗。此时,飞碟电台正播放著一首名为《好想再听一遍》的歌曲,想起昨晚的事情,明达便改了改歌词,开心的哼著︰“……好想再尝一遍,妈妈奶汁的酸甜……”

    随手拿了件衣服,看了看闹钟上的时针恰巧指在一点的位置。“我怎会睡那么久?”明达问著自己。地板上,他刚换起来的内裤,内裤上那明显的污渍,解开了明达心中的疑问︰“对了!我昨天晚上好像打了三、四次手枪。纵欲过度,也难怪我会睡到那么晚了。”

    想到母亲可爱的奶头,明达的老二不禁又膨胀起来。他抓了抓胯下,喃喃自语道︰“咦?爸好像是今天国……”想到这里,他的嘴角扬起了微笑。

    下了楼,原本要进入厨房用餐的明达,目光被眼前一幅美丽的景象所吸引。他打消了吃饭的念头,脚步转往客厅前进。他转换行进方向的动作,并不代表肚子不饿,而是他的午餐,此刻就“坐”在客厅之中。

    注意力放到客厅,只见明达的老弟被湘如放在沙发上,而下半身则是光溜溜的,双腿开开,等待母亲替他换上尿布。如果婴儿会说话,他此时大概也要向他老哥骂声“干”吧!

    悄悄走到母亲的身后,明达冷不防地拉开湘如的上衣,左手按住母亲的肩膀,右手则大力地往乳房抓了下去。接下来的景象,让明达是看得目瞪口呆,接着发出一阵狂笑。在他偷袭母亲的乳房成功之后,由乳头喷出来的乳汁在空中划出一道白色的弧线。然而,就这么巧,弧线的终点竟是沙发上婴儿的脸,“哇……哇……哇……”无辜的小Baby,被突来的乳汁淋脸一事吓到,大声的哭了出来。

    “你在干嘛啦?”似笑似怒,湘如念了明达几句,然后抱起婴儿,用卫生纸擦拭著孩子的脸︰“不要理你的坏哥哥!来,妈的心肝宝贝,不哭不哭,吃ㄋㄟㄋㄟ了。”湘如一边哄著婴儿,一边把他放至右胸前。

    俗话说︰“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”然而,我们故事的主角--明达,不愧是高材生,“有奶同吸”,他又加了一句。既然老弟占领了母亲右边的乳房,身为大哥,当然也不能示弱,他蹲下身子,贪婪地吸吮湘如左边的奶头。

    “喂!我是喂你老弟,而不是你。你的午餐在厨房。”湘如笑骂道。

    擦了擦嘴角的乳汁,明达一脸无辜地看着母亲,说道︰“可是你刚才不是说‘妈的心肝宝贝,吃ㄋㄟㄋㄟ’吗?难道……难道我不是你的心肝宝贝?”

    听到明达撒娇的声音,湘如又好气又好笑的答道︰“算了!算了!你要吸就吸,不过千万不要再装娘娘腔了。”

    睡饱吃,吃饱睡,这是婴儿的特权。湘如由沙发上起身,抱着那睡眼惺忪的婴孩,朝位于厨房旁边的客房走去。看着母亲曼妙的背影丰挺的双臀,明达也跟着站了起来。虽然他的肚子已经被母亲的乳汁所填饱,然而,他的小弟弟却在拚命喊“饿”啊。

    老弟已在婴儿床内睡着了,湘如则弯著身子替儿子盖棉被。剪裁刚好合身的短裙,此刻看来像是要被那两片丰满的屁股撑开。看着眼前此景,明达悄悄地脱掉裤子与内裤,不动声色的走到湘如的背后。

    “你在干什么?把手拿开!”湘如大叫道,双手紧拉着拉炼已被明达拉下的短裙。短裙最后还是掉到地板上,当湘如转头看见明达勃起的鸡巴,眼前那根又硬又挺的肉棒,使她不禁联想到几日前新闻播放的军事演习的画面,‘多像一门大炮啊!’湘如心中想着。

    就在她沉溺于想像之际,忽觉下半身一凉,低头一看,才发现那件白色的绵质内裤也被明达脱了下来。出于本能反应,湘如的双手快速遮住自己那片茂盛的黑色森林地带,口中喊著︰“快住手……”接着奋力一推,把明达推到地板上。

    湘如的反应,使得明达觉得非常惊讶。照理说,母亲昨晚与今天的表现,该是已默许愿意与他做爱了。他转了转念,随即想到︰‘啊!我真是大笨蛋!有哪个女人会接受男人如此狂暴的动作呢?更何况?她是我的母亲!’想到这一点,明达缓缓站了起来,说道︰“妈,对不起!我不是故意的!只是……我真的受不了了!”

    想想最近的举止行为,再看看儿子的行动,湘如感到她自己必须负起一些责任。如果不是她放纵明达又不加阻止,也许今天也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了。想到这里,她坐到床上,开口说道︰“明达,我想我们必须好好谈谈。”

    湘如说道︰“你知道吗?我让你吸吮我的乳房,并不代表我要和你做‘那件事’。你正值精力旺盛的时候,对于你的行为我能了解,但你似乎将精力发泄在错误的对象身上。记住,我是你妈……”

    不让母亲把接下来的话说完,明达抢白道︰“妈,你先不要说话,然后让我问你几个问题,只要你答得出来,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类似事件发生。第一,为什么昨晚我在喝奶的时候,你把手按在我的头上?第二,为什么我摸你大腿的时候,你鼻子发出声音?第三,正值狼虎之年的你,是不是完全没有生理需求?”

    湘如沉默了,在听完儿子的问题之后,她该回答些什么呢?明达的问题是如此尖锐,对她的反应描述得这样真实,如果真的要她回答,也只有“没错!我想要!”这五个字罢了!

    忽然,手中似乎多了一根灼热的铁棒,由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,湘如发现明达把她的手拉过来,放于肉棒之上︰“妈,我知道你想要,不要再想骗我了。你自己看看,你对床单做了什么事?”的确,事实胜于雄辩,看着自己的淫水弄湿了床单,湘如除了把眼睛闭起来,还能说些什么?

    明达轻吻著母亲的耳垂,说道︰“妈,我爱你,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,也是我永远深爱的母亲。现在,请你放松,我会很温柔的。”听到这些话,湘如的心防像是被一把重锤击碎,整个人软倒在明达强壮的身体中。

    明达小心地抚摸手中的这对大奶,深怕一用力,他那正睡得安稳的老弟又要倒楣。母亲的乳房是如此柔软,摸起来是如此舒服,明达心想︰‘等妈打了退乳针,我定要好好搓揉这对奶子才是。’

    舌头在乳晕上画著圆,手指在淫穴上也画著圆,明达的调情,让许久不曾做爱的湘如找回了全身炙热的感觉。欲火由丹田燃起,慢慢扩散至全身,湘如呻吟道︰“喔∼∼明达……太棒了∼∼喔喔……喔……”

    食指、中指与无名指,一根接着一根,明达把手指插入了母亲湿滑的肉穴之中。忽快忽慢,忽浅忽深,明达的动作,让人称“贵妇”的湘如,疯狂地扭动起腰肢,摆动着屁股。愈来愈爽,愈来愈痒,明达听见母亲哀求道︰“喔∼∼我的好儿子……妈……喔∼∼已经受不了了……快给我……快……”

    明达把鸡巴放在淫穴口,磨来蹭去,直到母亲用小腿把身体撑起来,他才顺势将肉棒往蜜穴里插了进去。摇啊摇,摇到妈妈直直叫,明达用力的抽来插去,插得母亲是浪叫不停淫叫不断︰“啊……啊……好儿子……再用力一点就好……喔喔∼∼嗯……就是这样……”

    一阵快感直冲脑门,明达知道离射精之时不远矣,他忍不住用力搓揉母亲的肥乳,一挤一抓,两道乳汁喷了出来,在空中成天女散花之状。不想让老爸莫名其妙地多了第三个儿子,明达把鸡巴撤出母亲的体内,将精液喷洒在湘如的腹部上。

    白而稀的乳汁、浓而白的精液,湘如的腹部上多了一幅名为“母子交欢乐无穷”的水墨画……

   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。那做爱快不快乐?答案是肯定的。转眼,明达已经退伍到父亲的公司帮忙。而当初被乳汁洗脸的老弟,如今也成了一个年轻力不壮的青年。怎会年轻力不壮呢?答案很简单,如果一个人在成长时期,没有摄取足够营养的话,又怎健康得起来呢?

    “都是你害的,看看你老弟,成天要看病……”说话的是湘如,此刻,她正躺在明达的怀抱之中。

    “应该怪你吧!奶子这么大,奶水却不足。”明达漫不经心的答道,双手把玩着湘如的乳房。经过这么多年,换过不少马子,他深深觉得还是只有母亲的乳房好,摸起来够份量。

    在母子二人调笑之际,有人把门撞开冲了进来,大叫道︰“原来……原来是你偷喝奶,害我现在变得体弱多病……”说这句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湘如的二儿子°°明达的大弟是也。

    明达并不担心他与母亲的事会被揭穿,相反地,他感到一股妒意上升,当他看见母亲走下床,抱着老弟笑道︰“不要生气!今天,妈让你把失去的奶水找回来……”

    一双大奶挤压着胸口,有谁能生气呢?你会吗?我可不会!

    夏夜,风微凉。

    明达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手里拿着遥控器,大拇指按遍每一颗按键。并不是电视节目太无聊,也不是想虐待手中这根半坏的遥控器,他只是想用转换频道的方式来假装自己在看电视而已。假装看电视?这不就表示他的目光并不是在萤幕上吗?没错,当对面坐着一个大胸脯的女人时,任谁都不会管电视机里在演些什么东西的。

    而坐在对面的人是谁?她谁都不是。她是刚生下一名男婴的妇人,也就是明达34岁的母亲--湘如。

    明达的妈,长相普通,并无特别吸引人之处。照理说,一个不能让男人眼睛为之一亮的女人,恋爱史该是乏善可陈才对。然而,事实却刚好相反,在她的少女时期,身边可是拥有许多的追求者呢。何故?说穿了其实很简单,不过就是她拥有一对36E,走起路来会左摇右晃的大奶子而已。与其娶一个容貌艳丽胸部扁平的女子,不如找一个长得不难看却有傲人胸围的女性来共渡一生,这是明达那从事贸易日进斗金的父亲,最后会选择迎娶湘如的原因。

    言归正传,话说湘如为了翻阅置于桌上的杂志,身子不觉往前倾了一些。不倾还好,这一倾可是让明达头晕目眩,久久无法自己。电视上,“美乃姿”歌手Jolin的歌声,此刻已吸引不了忠实歌迷明达的注意力。也就是说,号称“少男杀手”的她,败给了一道深沟,败给了两颗白皙的半圆球。

    湘如身上穿的橘色紧身T恤,T恤上的V字型领口,领口的中央地带,远看似多了一条黑色的拉炼。然而,身为班上“榜首”的明达毕竟不是白痴,他清楚知道那绝对不是拉炼,而是两颗够大的乳房经过挤压所制造出来的阴影效果。

    ‘如果让我选择死法,我选择被妈的乳房夹死!’这个念头被眼前的“一道春光”震到了明达的脑海中︰‘如果早生几年就好了,这样我就可以认识妈,可以追她,可以……嘿嘿……说不定还能和妈嘿咻嘿咻呢!’

    就在明达胡思乱想心猿意马之际,湘如的眉头皱了起来,脸色因为疼痛而些微扭曲。发现到母亲脸色的异样,明达甩了甩头,甩掉脑中的绮想,连忙问道︰“妈,你怎么了?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要不要去看医生?”湘如把头抬起,看了看明达。不知是想到些什么,她突然脸一红,接着挥了挥手,表示没事。

    看到母亲的脸冒出几滴冷汗,明达再问道︰“真的没事吗?我看我还是载你去看病好了。”语毕,他由沙发上站起身来,掏出放在口袋中的机车钥匙。当明达走到大门口,预备发动机车时,背后传来了母亲断断续续的声音,说道︰“我真的没事。只……只是……只是‘涨奶’而已……”

    明达傻傻地站在大门旁边,原本移动的脚步,因为“涨奶”二字停了下来。其实他不是不晓得什么叫涨奶,他停下脚步的原因,乃是为了由母亲口中吐出的这个“奶”字。如果不是相当难受,他知道平时重视形象的母亲,是绝对不会让此字由口中脱出的。就在他想到方法解决母亲问题的时候,心里却有股声音要求他“装傻”。既然第六感要他装傻,明达当然从善如流,他知道人类的第六感,十之八九是不会出错的。

    人如果懂得装傻,不但能少惹些麻烦,有时还会带来一些意外的收获。

    明达走到母亲的身旁,问道︰“妈,涨奶不是很难受吗?弟弟又被老爸带到医院健康检查了,怎么办?”装傻也不能太过份,如果身为资优生的他,问母亲何谓涨奶的话,那接下来的故事也就很难发展下去了。(不过笔者认为,台湾的教育确教出了一堆白痴。看看政坛乱象,即可得知。)

    “如果……如果有人帮我把乳汁吸出来,那就好了……”湘如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害羞的低下了头,她害怕接触到明达的目光。

    即使心痒难耐,明达仍装做一脸老实的问道︰“有人?妈,你是说我吗?”

    湘如“噗滋”一声笑了出来,说道︰“难到你不是人吗?问这什么傻问题?真不晓得你是怎么保送上高中的?”

    明达答道︰“甄试又没有考这个!”又说︰“妈,真的可以吗?”

    不疑有他,湘如以行动做了回答,她把上衣和胸罩拉到距离乳头上缘几公分的位置。当那两颗白皙浑圆的乳房脱离衣物的束缚,进入明达的视线时,明达的老二马上有了反应。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︰‘有人说思想是世界上最快的速度,不过我倒觉得勃起的速度,要比什么鸟思想快上许多!’

    明达蹲下身子,看着母亲生产过后、色泽由浅变深的乳头。在得到母亲的许可之后,明达微微张开了双唇,将右边的奶头一口含入嘴中。用眼角的余光偷瞄了湘如一下,他发现母亲的脸色红润异常,有如一朵盛开的玫瑰。当温暖微酸的乳汁源源不绝的流入口中时,明达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他那不满周岁的老弟一声︰“臭小孩!能吸吮这么一双美乳,真是便宜你了!另外,你害妈的乳房变得有些下垂,这笔帐看我怎么跟你算。”

    人就是这么一种不知感恩的动物,明达没有想到一点,今天若不是托他老弟的福,母亲又怎会轻易把奶子露了出来让他吸吮呢?

    在喝奶的同时,明达大起胆子,在另外一边裸露的乳房上偷摸几把。湘如先是被吓了一跳,由于她没有想到平时乖巧的儿子,此时早是一个精力旺盛的青年了。因此她告诉自己,明达的动作,不过是不小心而已,实在不须要大惊小怪。

    不知过了多久,湘如被自己的生理反应吓了一大跳。看着儿子含着自己乳头的模样,她察觉到蜜穴开始分泌出些许的淫水︰‘怎么会这这样?我怎么这么淫荡?他是我儿子,我怎能有反应呢?’

    其实,有反应并不是湘如的错。打从她怀孕的第三个月起,直到目前为止,她已是将近一年未尝过鱼水之欢了。她的老公已怀孕期间不宜做爱为由,坚持不肯与她行房。想到这里,湘如不禁暗骂一声︰“哼,死鬼!竟然用这种借口,光明正大到外面玩女人。”

    这一边,当明达发现母亲并未阻止他的偷摸行动时,他开始用舌尖轻碰著母亲的乳头,不时还用牙齿咬它那么一下。然而,就在他享受这种随时被母亲喝斥的刺激时,他发现母亲的手,不知何时已按到了他的后脑勺上。

    就在母亲发出一阵一阵的闷哼声时,他不得不开始怀疑母亲的表现了︰‘难道妈……对了!从妈怀孕开始,老爸上酒家的次数就愈来愈多,也许……’一想到母亲也有她生理上的需求,再看看母亲对他动作的反应,明达的手已进入了湘如的裙子之中,此刻正放在她的大腿上不停的抚摸︰‘再两寸,再一寸,再前进一点点,我就能摸到母亲的肉穴了。’

    就在明达摸到几根湘如外露的阴毛时,门外传来了一阵刹车声。

    “好了!你爸回来了。”湘如推开明达,站起身子,连忙将上衣与胸罩穿回正确的位置上。下腹部似被硬物碰撞,湘如低下头,看见明达裤裆上搭起了一个特大号的帐棚。玫瑰花瓣上加几滴血,就是湘如与明达四目相交时,湘如脸庞的颜色。

    沉默是尴尬的助燃物,为了装做没事的样子,湘如故做镇定道︰“回你的房间,别让你爸看见你嘴角上的……乳汁……”

    走在上楼的阶梯上,明达不甘愿的心情,在听到父母的对话后却有了转变︰“从明天起,我要到美国洽商,一个礼拜后才会回来……”接下来的话,明达没有听到。不过那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知道--今天未能完成的事,明天也许就能达成。

    的确,只要有明天,人就还拥有无限的可能和机会……

    日正当中,强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明达身上。“干!阳光怎会这么强!”骂了一句,明达转而起身进入浴室做日常的盥洗。此时,飞碟电台正播放著一首名为《好想再听一遍》的歌曲,想起昨晚的事情,明达便改了改歌词,开心的哼著︰“……好想再尝一遍,妈妈奶汁的酸甜……”

    随手拿了件衣服,看了看闹钟上的时针恰巧指在一点的位置。“我怎会睡那么久?”明达问著自己。地板上,他刚换起来的内裤,内裤上那明显的污渍,解开了明达心中的疑问︰“对了!我昨天晚上好像打了三、四次手枪。纵欲过度,也难怪我会睡到那么晚了。”

    想到母亲可爱的奶头,明达的老二不禁又膨胀起来。他抓了抓胯下,喃喃自语道︰“咦?爸好像是今天国……”想到这里,他的嘴角扬起了微笑。

    下了楼,原本要进入厨房用餐的明达,目光被眼前一幅美丽的景象所吸引。他打消了吃饭的念头,脚步转往客厅前进。他转换行进方向的动作,并不代表肚子不饿,而是他的午餐,此刻就“坐”在客厅之中。

    注意力放到客厅,只见明达的老弟被湘如放在沙发上,而下半身则是光溜溜的,双腿开开,等待母亲替他换上尿布。如果婴儿会说话,他此时大概也要向他老哥骂声“干”吧!

    悄悄走到母亲的身后,明达冷不防地拉开湘如的上衣,左手按住母亲的肩膀,右手则大力地往乳房抓了下去。接下来的景象,让明达是看得目瞪口呆,接着发出一阵狂笑。在他偷袭母亲的乳房成功之后,由乳头喷出来的乳汁在空中划出一道白色的弧线。然而,就这么巧,弧线的终点竟是沙发上婴儿的脸,“哇……哇……哇……”无辜的小Baby,被突来的乳汁淋脸一事吓到,大声的哭了出来。

    “你在干嘛啦?”似笑似怒,湘如念了明达几句,然后抱起婴儿,用卫生纸擦拭著孩子的脸︰“不要理你的坏哥哥!来,妈的心肝宝贝,不哭不哭,吃ㄋㄟㄋㄟ了。”湘如一边哄著婴儿,一边把他放至右胸前。

    俗话说︰“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”然而,我们故事的主角--明达,不愧是高材生,“有奶同吸”,他又加了一句。既然老弟占领了母亲右边的乳房,身为大哥,当然也不能示弱,他蹲下身子,贪婪地吸吮湘如左边的奶头。

    “喂!我是喂你老弟,而不是你。你的午餐在厨房。”湘如笑骂道。

    擦了擦嘴角的乳汁,明达一脸无辜地看着母亲,说道︰“可是你刚才不是说‘妈的心肝宝贝,吃ㄋㄟㄋㄟ’吗?难道……难道我不是你的心肝宝贝?”

    听到明达撒娇的声音,湘如又好气又好笑的答道︰“算了!算了!你要吸就吸,不过千万不要再装娘娘腔了。”

    睡饱吃,吃饱睡,这是婴儿的特权。湘如由沙发上起身,抱着那睡眼惺忪的婴孩,朝位于厨房旁边的客房走去。看着母亲曼妙的背影丰挺的双臀,明达也跟着站了起来。虽然他的肚子已经被母亲的乳汁所填饱,然而,他的小弟弟却在拚命喊“饿”啊。

    老弟已在婴儿床内睡着了,湘如则弯著身子替儿子盖棉被。剪裁刚好合身的短裙,此刻看来像是要被那两片丰满的屁股撑开。看着眼前此景,明达悄悄地脱掉裤子与内裤,不动声色的走到湘如的背后。

    “你在干什么?把手拿开!”湘如大叫道,双手紧拉着拉炼已被明达拉下的短裙。短裙最后还是掉到地板上,当湘如转头看见明达勃起的鸡巴,眼前那根又硬又挺的肉棒,使她不禁联想到几日前新闻播放的军事演习的画面,‘多像一门大炮啊!’湘如心中想着。

    就在她沉溺于想像之际,忽觉下半身一凉,低头一看,才发现那件白色的绵质内裤也被明达脱了下来。出于本能反应,湘如的双手快速遮住自己那片茂盛的黑色森林地带,口中喊著︰“快住手……”接着奋力一推,把明达推到地板上。

    湘如的反应,使得明达觉得非常惊讶。照理说,母亲昨晚与今天的表现,该是已默许愿意与他做爱了。他转了转念,随即想到︰‘啊!我真是大笨蛋!有哪个女人会接受男人如此狂暴的动作呢?更何况?她是我的母亲!’想到这一点,明达缓缓站了起来,说道︰“妈,对不起!我不是故意的!只是……我真的受不了了!”

    想想最近的举止行为,再看看儿子的行动,湘如感到她自己必须负起一些责任。如果不是她放纵明达又不加阻止,也许今天也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了。想到这里,她坐到床上,开口说道︰“明达,我想我们必须好好谈谈。”

    湘如说道︰“你知道吗?我让你吸吮我的乳房,并不代表我要和你做‘那件事’。你正值精力旺盛的时候,对于你的行为我能了解,但你似乎将精力发泄在错误的对象身上。记住,我是你妈……”

    不让母亲把接下来的话说完,明达抢白道︰“妈,你先不要说话,然后让我问你几个问题,只要你答得出来,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类似事件发生。第一,为什么昨晚我在喝奶的时候,你把手按在我的头上?第二,为什么我摸你大腿的时候,你鼻子发出声音?第三,正值狼虎之年的你,是不是完全没有生理需求?”

    湘如沉默了,在听完儿子的问题之后,她该回答些什么呢?明达的问题是如此尖锐,对她的反应描述得这样真实,如果真的要她回答,也只有“没错!我想要!”这五个字罢了!

    忽然,手中似乎多了一根灼热的铁棒,由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,湘如发现明达把她的手拉过来,放于肉棒之上︰“妈,我知道你想要,不要再想骗我了。你自己看看,你对床单做了什么事?”的确,事实胜于雄辩,看着自己的淫水弄湿了床单,湘如除了把眼睛闭起来,还能说些什么?

    明达轻吻著母亲的耳垂,说道︰“妈,我爱你,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,也是我永远深爱的母亲。现在,请你放松,我会很温柔的。”听到这些话,湘如的心防像是被一把重锤击碎,整个人软倒在明达强壮的身体中。

    明达小心地抚摸手中的这对大奶,深怕一用力,他那正睡得安稳的老弟又要倒楣。母亲的乳房是如此柔软,摸起来是如此舒服,明达心想︰‘等妈打了退乳针,我定要好好搓揉这对奶子才是。’

    舌头在乳晕上画著圆,手指在淫穴上也画著圆,明达的调情,让许久不曾做爱的湘如找回了全身炙热的感觉。欲火由丹田燃起,慢慢扩散至全身,湘如呻吟道︰“喔∼∼明达……太棒了∼∼喔喔……喔……”

    食指、中指与无名指,一根接着一根,明达把手指插入了母亲湿滑的肉穴之中。忽快忽慢,忽浅忽深,明达的动作,让人称“贵妇”的湘如,疯狂地扭动起腰肢,摆动着屁股。愈来愈爽,愈来愈痒,明达听见母亲哀求道︰“喔∼∼我的好儿子……妈……喔∼∼已经受不了了……快给我……快……”

    明达把鸡巴放在淫穴口,磨来蹭去,直到母亲用小腿把身体撑起来,他才顺势将肉棒往蜜穴里插了进去。摇啊摇,摇到妈妈直直叫,明达用力的抽来插去,插得母亲是浪叫不停淫叫不断︰“啊……啊……好儿子……再用力一点就好……喔喔∼∼嗯……就是这样……”

    一阵快感直冲脑门,明达知道离射精之时不远矣,他忍不住用力搓揉母亲的肥乳,一挤一抓,两道乳汁喷了出来,在空中成天女散花之状。不想让老爸莫名其妙地多了第三个儿子,明达把鸡巴撤出母亲的体内,将精液喷洒在湘如的腹部上。

    白而稀的乳汁、浓而白的精液,湘如的腹部上多了一幅名为“母子交欢乐无穷”的水墨画……

   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。那做爱快不快乐?答案是肯定的。转眼,明达已经退伍到父亲的公司帮忙。而当初被乳汁洗脸的老弟,如今也成了一个年轻力不壮的青年。怎会年轻力不壮呢?答案很简单,如果一个人在成长时期,没有摄取足够营养的话,又怎健康得起来呢?

    “都是你害的,看看你老弟,成天要看病……”说话的是湘如,此刻,她正躺在明达的怀抱之中。

    “应该怪你吧!奶子这么大,奶水却不足。”明达漫不经心的答道,双手把玩着湘如的乳房。经过这么多年,换过不少马子,他深深觉得还是只有母亲的乳房好,摸起来够份量。

    在母子二人调笑之际,有人把门撞开冲了进来,大叫道︰“原来……原来是你偷喝奶,害我现在变得体弱多病……”说这句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湘如的二儿子°°明达的大弟是也。

    明达并不担心他与母亲的事会被揭穿,相反地,他感到一股妒意上升,当他看见母亲走下床,抱着老弟笑道︰“不要生气!今天,妈让你把失去的奶水找回来……”

    一双大奶挤压着胸口,有谁能生气呢?你会吗?我可不会!

     
     
    上一篇:强奸洗澡中的护士 下一篇:美人社員的誘惑
     
     

    猜你喜欢

      网上找个精壮的哥哥做炮友,期待3P![18P]
      超薄性感黑蕾丝mm10P
      CG小妹妹好好舔哦有奖励的17P
      快考试复习为男朋友打气加油[14P]
      真实的美女王春艺术私拍[37P]
      山顶口交啪啪[43P]
      诱态无限美姿女子让男人喷血18P
      CG妖怪放开那妹妹让我们来操13P
      裁判尽情享受美女双飞[15P]
      蜘蛛精性感姐妹-1[40P]
      麝香操哭淫荡老婆,内裤认证[14P]
      车震美女是什么感觉10P
      02-10CG没看出来啊你的奶子原来这么大14P
      健身教练有福了 真是好职业[27P]
      蜘蛛精性感姐妹-2[40P]
      娇妻的长腿翘臀[13P]
      诱人美女lily性感骚动致命气息11P
      CG小母狗11P
      和女神们双飞[36P]
      蜘蛛精性感姐妹-3[39P]
  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